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人与电脑6

*OOC,粉得发黑


叶修看了看车厢门口焊点般的黑压压一团,果断蹓跶到人较少的列车中段,开始敲车窗。一首野蜂飞舞都快敲完了,才有扇窗户打开:"兄弟,能点歌么?俺想听开春锣鼓,喜庆。"
"你也是北方人?来来来,拉老乡一把。"叶修把行李推进车窗时,听到个耳熟的问候"叶修?"接着周泽楷半个身子探出车窗,连拖带拽把叶修捞进了车厢。
刚才点歌的乘客和朋友磕着瓜子围观:"小兄弟挺有力气,要不要来俺们装修队?包吃包住。"
周泽楷摇摇头,默默退到一边,找个舒服的角落蹲下-----站票,掏出手机,低声说:"我是行李,别看我。"
手机功放传出黄少天活力十足的声音:"都看什么看啊,喜欢我的行李?不许摸啊,摸了算扒手啊,都别看了,该干啥干啥去。说的就是你,还看?贱不贱啊?你就是贱贱贱贱贱,键定天下!蓝雨订票服务,一键在手,天下我有!"
包工头师傅青筋绷起,像没拧好的螺丝旋出来了,劈手要夺。周泽楷蹲着,躲闪不便,失手摔落在地,啪嚓掉出两个零件。师傅立刻退后两步:"不是俺弄的,你自己摔的!"
周泽楷没说话,捡起手机,从身后包里摸出把螺丝刀,三两下拧回去。
"不愧是小周,真能装!"叶修赞道。
轮回自产手机扛摔耐打,遭此重创居然都没影响APP运行:"不就是能装么?装B谁不会?看我装BBBBBBB,B、L、U、E,R、A、I、N,蓝雨blue rain,祝您好运!"
"小周你们钱准备好了么?"叶修手速如风,关掉APP。
"嗯?"周泽楷疑惑地递过一个红包。
叶修摆摆手:"不是这个,是给APP用户的精神损失费。有这么强迫顾客听广告的么?"
"...有。"周泽楷想了下,肯定道,"视频,30秒广告。"

包工师傅看看势均力敌,乘务员也过来了,约摸着讨不到好,骂骂咧咧又坐下磕瓜子。
叶修四周环顾:"小周,这儿地上都瓜子儿皮,看那边人少点,过去吧。"
周泽楷摇摇头,有点不好意思似的,又垂眼盯着瓜子皮。
"你买的不会是这个角儿的站票吧?"叶修狐疑,"来来来,哥瞅瞅,地上是不是标着你票号呢。"
"...腿麻了。"周泽楷犹豫片刻,眼看对方凑过来,慌忙老实交代。
叶修伸手:"那还不赶紧起来走走,你是香菇么?"
把红包放到前辈手里,周泽楷微笑:"要饭?"沿门托钵的标准手势。
翻掌把红包拍回晚辈手里:"拔香菇服务免费。别客气。"
周泽楷咬牙,扶墙站起来,原地踱步疏通经脉。
"去那边儿呗,水汽充足,适合香菇成长。"叶修指指烟雾缭绕的车厢连接处。
周泽楷又不动了,低头盯着脚尖。
"看啥呢?"叶修跟着往地上望,脸上的笑僵了两秒。地上的瓜子皮整齐地堆成两个大字加一个标点:不去。原来周泽楷刚才的踱步并非只是减轻腿麻,还认真地用脚把地上的瓜子皮划拉成了横平竖直的两大堆和圆圆的一小堆。

周泽楷心里那个纠结,好比那猫爪里的毛线,暴雨天胡乱劈下的闪电。只记得和前辈上火车那天,阴差阳错的吻舔,如鸡蛋撞上了卵石,卵石砸进了湖面,一圈圈的漪涟,圈圈圈圈缘缘,天天天天年年,圈住了他害羞的心,不敢再直视前辈的脸。
这边厢过着年,那心里思着念,念着自己到底怎么了,思绪如鱼儿咬住了饵线,止不住地拽往H市那边。该不会是爱上了罢?猛地一缩像过了电,惊慌、喜悦、紧张轮番涌上他的眼。
合作伙伴之情在一边,那暗生的情愫悄摸地坐到另一边,压得这天平左晃右偏,压得他不知如何处理这段难以启齿的爱恋。腼腆本性喊着退后,青春冲动嚷着向前。可他,还,不明白,这到底,是不是,爱。
罢了,罢了,再想一想,不着急,慢慢来。未来的路还很长,还有很多很多,产品、服务、商谈,需要他来定夺。感情?优先级太低。待到柳暗花明,自然水落石出。保持距离,距离半米。慢慢地,慢慢地,磨砺自己的心意。

"泽楷最近是生病了么?"每天都来贴膜的客户红着脸小声问,"感觉画风不太一样...嗯,就像一堆花花绿绿的卡通手机壳里混进了个水墨风。"
"怎么会呢?我们轮回的画风就是店长定的嘛。"吕泊远指指左边维修区上贴的"高效",右边商谈区上贴的"冷静","一八一,够高吧?不说话,够冷吧?我们店长就是这四字店训的楷模,泽楷模特,简称楷模。"
"以前不觉得泽楷冷啊。"顾客反驳,"倒像温开水,温温和和的特暖心。难道是因为压力太大,水温降低了?"
过来拿贴膜工具的方明华插嘴:"当一个很好很好的人好喜欢好喜欢另一个很好很好的人的时候,他会惊慌,会迷茫,想该怎么办才不会伤到那个人的心。只这么痴痴地想,他的心就会好疼好疼好疼,然后,好久好久以后,才终于冷下来。"
"店长不过是个爱情歌曲串烧的节奏,前辈这都快成琼瑶体了。"吕泊远头昏脑胀。
"那换个红楼梦?"方明华每天从老婆处耳濡目染。
"有副店在,怎么说我们也是水浒不是红楼啊?"吕泊远又扭头跟顾客解释,"反正就是我们店长恋爱了。咦?怎么听到什么东西碎了似的?刚贴了膜怎么就碎了?"
"碎的不是屏幕,是我的玻璃心。"顾客捧着手机,高冷地走出了店门。
"泊远啊,"方明华总结,"和女孩子说话要婉转。你看,太直接就把人吓跑了。"
"直男不说弯话!"

无视店里的调侃,周泽楷把装好的手机放上柜台,默默出门,差点在门口和叶修撞个满怀。看清对方的脸,他神色慌张了一瞬,嘴唇动了动,最后却只露出个清浅的微笑,向旁踉跄两步,正正挡住了玩偶门铃的光控开关。
"叮咚〜欢迎光临。"
叶修上前一步,揽住步伐不稳的轮回店长,又被后者强硬地挣开:"见到我这么激动?要签名么我给你签。"
周泽楷胡乱摇头,双手也连摆,又退了两步。
"小两口吵架了吧?"黄少天跟在叶修身后看得热闹。
叶修扭头冲轮回那边吆喝了一声:"小吕,少天说你吵架了?"
吕泊远一头雾水,但也看出店长的尴尬,过来救场:"叶神好,请问需要看点什么?我们新出的手机荒火,大功率高散热,寒冷的冬天中一把荒原的火,手机中的暖宝宝。"
"算了,用不上。哥是暖男,肯定比暖宝宝暖和。"叶修言归正题,"马上情人节了,老冯要搞活动,让少天通知大家,我顺路跟他过来告小周一声。"
"冯头?黄少?"吕泊远捋不清这逻辑关系。
"老冯心疼蓝雨的性别比例,把这次情人节活动的策划权给他们当福利了呗。"叶修理所当然的语气。
"滚滚滚。"黄少天反唇相讥,"就你有对象,一听我要通知小周就跟来了,你俩不会真是钙吧?"
周泽楷抬起头,眼神亮晶晶的,像镀银的手机壳一样闪闪发光。手攥紧了袖口,嘴唇微张,似乎要说什么。
没等他斟酌好词句开口,叶修已经回嘴:"钙?你说虚空的小盖?"
"前辈,他的姓不念钙,念葛。"吕泊远提醒。
"现在的小孩都自称哥了?"叶修震惊,继而检讨,"都是哥的形象太高大了,引来这么多效仿者。"
"别转移话题,都拉回来拉回来。"黄少天集中火力,"老实交代,老叶你到底是不是钙!"
"人人都是钙,你当荣耀是丐帮啊?"叶修没注意到周泽楷的眼神一点点黯淡下来,手指松开,头也垂下,盯着脚尖。"行了行了,通知到了咱也撤吧。小周,明天下午到蓝雨商谈大厅开准备会。"
"...好。"周泽楷不知自己怎么说出这个字的,只觉得嘴里干涩,像刚嚼了一管电焊胶。

注:<水浒传>这名字直译白话就是"水边的故事",拍成连续剧,也许可以叫"江波涛身边的那人、那事、那轮回"(这什么鬼

评论(9)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