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人与电脑5

*OOC,粉得发黑。文字游戏,纯属恶搞,看时请勿认真

皇风呼啸,轻裁微草,二月春风似剪刀。

"我是一只来自B市的黄蜂〜"田森哼着歌,仔细端详刚贴好的条幅,发现不对,急忙互换了皇风和呼啸的位置。
"B市的Bee,你们又搞活动啊?"人未到,声音和烟味先行到达。
田森不回头都知道是谁:"是啊,赶在年前最后一次活动啦。"
"为啥要换过来?皇风呼啸听着挺押韵,大眼搞出来的吧?"
忽视了叶修话中潜藏的嘲讽,反正自己确实搞不出来,田森老实答道:"王店说,呼啸基本都是N市人,我们是B市人,把呼啸放前面就是NB。"
"都是B市人?"叶修想到了什么,"你们怎么不带义斩玩啊?"
"也是王店说的,义结金兰的时候,搞个义斩微草,听起来就疼。"
叶修啧啧称奇:"一口一个王店说..."
"王店神算无敌,自从叶神你和小周好上了,我们生意就是变好了。"田森争辩。
"啥叫好上了?当我俩是肾六啊,说掰弯就掰弯?按照你们王店的说法,我要真跟小周一起,不就SB了?"
田森大窘,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不是,你们是BS!"
叶修很大度:"算了算了,给你个将功补过的机会,下周五送我和小周去火车站。感动不?"
田森惊喜:"要见父母了?"不然叶修家在本地,何必挤春运出行。
"懂不懂什么叫离家出走啊?就是不想见爸妈,才不留这里过年。"叶修也挺无奈,本打算回家过年,结果弟弟通风报信说父母准备了新娘伴郎洞房花烛,就等叶修了。只得紧急拜托黄少天用蓝雨的"键订天下"软件抢了张去H市的票,跑去老板娘家避难。
取票碰到周泽楷,竟碰巧同班车。两人走得晚,兴欣和轮回都撤光了,于是叶修出来找劳力接送,撞上了本地人的田森。

春运的火车站一如既往的挤,背着Mac机进去,出来的时候都挤成Mac air了。
叶修拖着行李,挤得站不稳,伸手找支撑点。下滑的手好不容易摸到个着力点,立刻紧紧扣住,总算站稳了。
扭头一看,自己紧扣着的是周泽楷的锁骨。他这下扣得周泽楷生疼,脸色都白了,却硬是一声不吭,低头盯着地面,不知在想什么。
叶修这一走神,就忘了后方的人流。一个壮汉扛着个大包,铿锵地挤过去,把他撞得向前踉跄。为防止摔倒,叶修手上加劲,头向上仰,保持平衡,嘴唇意外地擦上一抹温软。
叶周两人同时僵住,周泽楷有点后悔,下定决心要改掉低头的习惯。
只有目睹现场的田森激动不已,送完两人,出了火车站,就买了三十七注彩票。

多亏田森孔武有力,把两人和行李强行塞进了沙丁鱼罐头似的车厢。
火车缓缓开动后,周泽楷就麻利地从包里掏出个轮回自产手机,一直看到现在。
叶修睡一觉醒了,去车厢连接处哈了根烟,蹓跶回来:"小周练臂力呢?身材这么练出来的啊。"
"嗯?"周泽楷望过来。
"你们这自产哑铃不错啊,还能打电话。"叶修试图掂掂份量,才发现手机居然固定在支架上,支架夹在周泽楷肩上,稳的很,难怪他举着手机这么久都不累。
周泽楷眼睛一亮,把支架从肩上拆下来,三两下折成一小块,贴在手机后盖上,又从手机上方拽出个吸盘,往窗户上一按,手机稳稳挂在了窗上,屏幕上放着月轮乐队新出的MV:"不累。"
叶修看乐了:"你们这才是变形金刚,比皇风那个大黄蜂靠谱。"
受到鼓励,周泽楷再接再厉,依次演示了头盔式支架,手套式支架,鞋套式支架。灵巧的手指在手机上翻折,变魔术似的抽出各种支架。眼花目眩的演示迅速吸引了大量围观。
众目睽睽之下,周泽楷明显有点害羞,低着头摆弄手机。
"你引来这么多人,哥可帮不了你,自己解决吧。"面对各种提问,七嘴八舌,叶修干脆地GG了。
轮回店长想了想,点开个APP,开了功放,熟悉的声音传出来:"轮回手机,您值得拥有。请问您有什么问题?"
叶修扶额:"场外求援?小江挺敬业呀?"
周泽楷纠正:"APP。"
叶修稍微讶异,观察手机与围观者的互动,确实是人工智能。
很快,人潮散去,多数都从APP波波那里抄到了轮回的地址电话,准备有机会也去买一台。叶修目瞪口呆:"乘务员快来管管啊,有人在推销手机,卖的比盒饭都多。"
周泽楷急忙把手机收好。
"那个APP谁做的啊?"叶修随口问,"跟小黄鸡似的。"
周泽楷又拿出手机,点开另一个APP。
"靠,你们还做了小黄鸡?"
手机功放传出黄少天的声音:"我才不是小黄鸡!"

轮回此次和蓝雨合作推出的三款APP,又称剑三,分别是剑圣小黄鸡,魔剑波波,和狂剑客轮之五号。起源要追溯到两个月前的一天。

杜明察觉到身后的视线,忙按下系统键和"M",所有窗口瞬间最小化。桌面却似乎不太对劲,店长的大头照居然出现了重影,重影还隐隐外飘。
"啪。"心惊胆战地关了显示器,黑屏依然残影浮动。"有鬼啊。"他回头喊。身后的人和他同时吓了一跳。
"靠,店长!你站我背后出个声啊。"杜明心有余悸,"不对,要是店长出声好像更可怕..."
周泽楷眼神无辜:"...火车票?"
杜明手忙脚乱遮屏幕,然后才想起自己已经把屏幕关了,"就...就看一下。"

杜明之前喊的太大声,把旁边几个暂时没活儿的同事都吸引过来。吴启幸灾乐祸:"被店长抓奸在床了吧?离春节还俩月呢,就开始看火车票啦?"
"想看看能不能给柔妹也抢张票。"杜明的手改捂了嘴,"我什么都没说,你们什么都没听到。"
"唐柔哪里人啊?"吕泊远好奇。
"不知道。准备有把握抢到票以后,再去问她。"杜明脑补自己拍着胸脯跟美女说包我身上。
江波涛摇头:"都说了男神教的歌要少听,洗脑效果跟强力洗衣机似的,吃核桃都补不回来。唐书森家就在本地,买什么火车票?"
"啊?!"杜明石化。
吴启摸摸他的头:"那春节期间留守的重任就交给你了。"
"店长救我!"
"呵呵。"

"要我说,杜明这么喜欢那妹子,干脆把他卖到对门店好了。"吴启提议。
"别啊,我对店长是真爱!"
"我作证,"江波涛笑道,"每次路过小杜身后,他都在专心看桌面那张店长大头照,绝对是真爱。而且键盘上M键磨损的最厉害,搞不好还是个M。"
"江副!"杜明又羞又急,无力反驳,突然又想起什么,"糟了,那我写的那个APP岂不也浪费了?"
"追妹子都写APP了,值得表扬。"江波涛点点头,笑得杜明心里发毛,"让我猜猜,是火车上陪聊的APP?"
杜明心知什么都瞒不过副店长,老实把手机交出去,要是能给店里创造点效益,他也算将功赎罪了。
大伙儿呼啦一下全围上来。
"这APP怎么起名叫轮之五号?"
"估计是日本动画看多了吧?"
"我看是不是小明想当全明星销售了?咱店里店长、副店、小孙、小吕都是全明星,小明这是想当轮回第五个全明星?"
杜明玩命摇头。
"我觉得你们都想多了。"江波涛冷静地分析,"你们忘了这个APP的本来作用么?如果杜明不能和唐柔一起坐火车,那么这款APP会代替他陪伴唐柔。"
杜明忙不迭点头。
"所以轮之五号,就是车上的第五个轮子,备胎。"
</p>

注:锁骨梗出自微博

评论(11)

热度(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