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人与电脑3

* OOC,粉得发黑,低智商
* 田森撮合叶周情节,请注意避雷,谢谢

"叶神?小周?"田森暗道天不负我,"你们喜结良缘啊。"
"年纪轻轻别乱想,修电脑讲究绝缘,结缘短路了怎么办?"叶修有点头疼。

张教授的讲座需要布置现场。而兴欣最近业务繁忙,抽不出多余人手。他只好到对面抓了周泽楷当苦力。没想到让最关心他和周泽楷关系的田森撞见。
叶修至今不知田森为何执着于此。田森却有说不出口的苦衷。

田森接手皇风电玩时,是凛冽的冬夜。郭明宇将一个厚厚的本子交给他,嘱咐他将这些宝贵遗产继承下去,就走进了寒风中。
他目送前辈离去,捧着本子,心里充满了沉甸甸的感激。前辈留下的一定是如何成功经营的秘籍。他怀着崇敬的心情翻开本子,登时风中凌乱。
"前辈,你是要我把你向叶神借的债务继承下去么?"只有呼啸的西北风回答他。

田森自度水平不如郭明宇,但维持现状应该不难。不料时运不济,生意难做,他每日扫地焚香希望神灵眷顾,八块腹肌都因为荒废锻炼缩成了七块,客流量还是没有起色。
这年的暑假促销,对门的微草娱乐办了电竞表演。活动后,人潮散去,遍地狼藉。店里没客人,田森便执帚清扫自家门口。
扫地挺累,大夏天屋里焚着香也挺热,他索性运劲爆了衫,光膀子干活。忽然听到旁边有人叫他。
"小田?"
抬头望去,却是微草王店长。"早啊王店,吃了没?"
王杰希答非所问,"小田的腹肌真漂亮,怎么练的啊?"
"呃..."田森大窘。好在对方没有追问。
眼瞅着王杰希背手走回微草,田森不知哪儿来的勇气,喊道:"王店,听说您会看相,能不能帮我看看?"
身形一滞,王杰希转身又端详他的腹肌片刻,叹息:"来我店里小坐,你我有缘,自当效劳。"

"所问何事?"
"我们店一直没生意。我换了好多海报,也搞过打折,但就是没人来。想问问到底应该怎么办?"
王杰希相了相面,又摸了摸骨,严肃道:"小田,你运势衰都因为名字起的不好。"
田森有点紧张:"此话怎讲?"
王杰希慢条斯理地喝一口豆汁,咳了两声:"田字拆开是十口,森字拆开是三木。十加三是十三,按圣经的说法是大凶之数。口加木是困,应验你如今的困境。"
田森大惊,急忙问道:"那可有破解之法?"
王杰希沉思一会儿,为难道:"念在我们同乡一场,便教了你也罢。只要你再找到个姓十口之人,和一个名三木之人,两人成双,则可破你的十三困境。不然的话,你还是改名吧。"
田森慨然道:"名字乃父母所取,怎能轻易。多谢前辈指教,请问可有这两人线索?"
王杰希挥挥手:"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说完骑着田森刚才扫地用的扫把飘然而去。留下田森琢磨到底是谁。

"就是个举手之劳,叶神您真忍心不举么?"田森诚恳地请求。叶修的叶是十口,小周的泽楷偏旁刚好是三木,他笃信这便是他转运的契机,因此一直没放弃努力。
"喂喂,谁不举啊?用词讲究点行不?"叶修摆摆手,"我举了就一定得上小周么?"
"那您想上谁?"虚心求教。
"上网、上班、上啥不好,非得上小周?"
田森闷头思考,"网"没有木,"班"也没有木,"啥不好"也没有木,都不行。
"叶神,您看..."
才开口就被叶修打断:"小田啊,你跑出来这么久,店里来客人怎么办?"
"没问题,两分钟我就能回到店里。"田森有点心虚。叶修和周泽楷在一起,皇风的生意会变好,客人会增多,说不定现在店里就有很多客人在等着自己回去。
趁热打铁,叶修继续循循善诱:"咱电脑城电梯客流量大,等上五分钟都未必能来一趟,你确定两分钟能赶回去?"
周泽楷附和:"就是。"
"呃..."田森额角冒汗,急忙告别,转身冲出,身后传来叶修的叮嘱:"建议你走楼梯。你体积大,客梯载你一个,就得下来俩客人,影响生意。"
田森恍然,以前怎么没想到呢?不愧是叶神。

旁观者一走,叶周二人继续布置会场。周泽楷想把上次活动时被挪到讲台下面的桌子推回去,只推了一下就停住了,挥了下手,呆呆地望向叶修。
"桌子太沉了?"叶修走过来,准备和对方一起推。手指碰到桌边,微微刺痛。条件反射地缩手,他看着拦截未遂的周泽楷:"有木刺你就说有木刺,挥手看我算什么情况。"
周泽楷窘迫地盯着地面。
"算了,过来搭把手,一起把它推上去。"调戏老实的晚辈没多大意思,叶修言归正传。
"好。"

会场布置好,轮回店长找到了躲到门口抽烟的叶修,拉他进去------讲座要开始了。
"我不在,大家就没法专心听课?真是哪儿都需要我啊。"叶修感慨,回头瞅见江波涛小步跑过来找店长。周泽楷冲他挥了挥手,示意自己在这儿,结果后者一个急转弯,反方向冲了回去。
"你让他去哪儿了?"叶修试图理解挥手的含义。
周泽楷张嘴想说什么,纠结了半分钟,却什么都没说出来。好在江波涛又涌了过来,递了张创口贴给店长:"小周是搬东西把手划破了?"
一旁的叶修赞道:"小周你以后出门千万记得带翻译。"
江波涛微笑:"和叶神一起的话,我还是不要跟去当电灯泡了。"
"啊?"难得叶修愣了一秒。
"不是说前辈心黑得需要电灯泡来照啦。"江波涛澄清,"前辈和我们店长不是在交往么?"
率先回答的竟然是拼命摇头的周泽楷:"不是。"
"我收回前言,小江你的翻译水平完全不行嘛。"叶修的话被手上的触感打断,周泽楷认真地给他扎破的手指缠上创口贴。
江灯泡主动闪了。

讲座顺利结束,送走张教授,叶修走在散场的人流中,看到两个男神教激进分子把周泽楷堵在门口,跪求教主赐福,招财进宝。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想要财运,下楼左转。"叶修出面解围。电脑城最招财的脸不在轮回,而在霸图。有传闻说,只要那个全电脑城工资最高的男人值晚班,即使不卖货也能赚钱。
信徒知趣退走,叶修转身回兴欣,周泽楷安静地跟在后面。
"小周你硬气点,好歹做硬件的,怎么跟那些吃软饭的似的。"叶修拍拍对方的肩。
走在一旁的黄少天立刻强烈抗议:"靠靠靠,谁是吃软饭的。我都是买楼下的盒饭,饭硬得跟沙子有一拼。"
"你是吃着沙子了吧?算了,有助消化。"走到自家店门口了,叶修倚着门框接着聊,"靠卖软件吃饭,简称吃软饭,没听过?小周做硬件的简称硬汉。真男人,还是得硬。"
"还英汉大词典呢。你会英语么。"黄少天反击迅速。
江波涛:"哈罗。"
"没问你。"黄发青年舌战群雄。"那老叶你不软不硬算啥?"
"啥叫不软不硬?哥这叫能软能硬,能屈能伸。"
"文明点儿,知道的知道你在说修电脑,不知道的以为你开黄腔呢。说到黄腔,最近我们淘宝店居然被和谐了。本来以为是最近上货那批片子名字起的不好,什么<归剑入鞘><夜战八荒><乱•射><拳皇•全黄>, 都是标题党。结果改了还是说店里有敏感词。只好找了客服,对方竟然说我黄少天的黄是敏感词。"敏感词委屈得很。
"算了,少天,犯不着跟机器较劲。"喻文州安抚道。
"店长你是早就预料到黄是敏感词,才叫我少天而不是黄少么?"触景生情,琢磨起自家深谋远虑的店长。
叶修看不下去了:"这次扫黄打非躺枪的又不是你一个,嘉世的邱非,微草的柳非也都被警告了。"
"但我是唯一一个因为黄被警告的!"黄少天觉得跟这帮人无理可讲,还是回去洗洗睡吧,"不说了,没天理。我走啦。"
"天理,你不就是天么。"叶修看着人群散去,"都走啦?"

轮回店就在兴欣对面,周泽楷站在门口呆呆望着叶修,想了一会儿,说:"拜拜。"
雷霆的小姑娘远远听到,激动地喊了一句:"都别走都别走,这边搅基现场啊,不要门票!"
周泽楷低头看脚尖:"不是搅基。"
叶修挥挥手:"散了散了。看搅基,去烟雨,男女比例三比一,一对情侣一对基。"

注:1,淘宝梗出自之前微博上看到的喻黄本子被淘宝说有敏感词
2,一对情侣一对基,出自网络段子,出处不清楚,这几年见过很多次...烟雨按照原著,男女比例大约三比一(每队十一到十三人,取中为十二人,楚队加双胞胎一共三个女的)

评论(13)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