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探索与发现12

*在叶周组的每日评书连载<探索与发现>(不对
*完整版已丢邮箱(。不过这次因为没有肉,基本没怎么打码和删节。重复一次,这个没有肉,炖了一锅鲜花,一锅蔬菜,一锅水果。不吃鲜花/蔬菜/水果的请一定注意避雷!这不是演习,请注意避雷...
*语死早,OOC,没逻辑。白开水文风,小学生文笔,有梗有设定没细节


叶周二人从建筑物顶端拾级而下,回到祭坛外的大厅,地上散落着一具身体,身首异处。

 

两人认出那是之前迎接他们的人偶,一左一右抢上一步,周泽楷抱起那机器人的头,它眼睛还睁着。叶修蹲下,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机器人神色安详,说话声音起初如常,后来越来越小。

它在这几千年岁月中,总会想起自己的所作所为。对于机器人,它是个叛徒,是机奸。对于主人,它还未能完成传承文明的遗愿,是个废物。

而如今,这两人打开了祭坛,获得了上古文明的精华,至少它完成了主人的心愿,也没必要继续活着了。

"机奸,罪当五马分尸",它为自己宣判,自杀。

 

叶修微囧。按中世纪欧洲刑法,搅基算鸡|奸罪,刑罚也不轻。看机器人的样子,颇有点物伤其类的诡异感觉。

周泽楷安静地把它的身体摆整齐,默然起身,似乎被触动。两人说着话,走进鲲鹏。

从资料中学会了解锁和驾驶方式。鲲鹏浮空。周泽楷俯瞰这座死城,映着古老的光辉,跨越千年

一双漂亮的手从后面蒙住他的眼睛:"前面光强,别看了。"

鲲鹏接近人造太阳。城市顶端,是一层看不见的薄膜。鲲鹏破海而出,潜在小岛旁。开启传送,叶周两人回到仿生机器人驾驶舱。

 

开始启动。资料表明,机器人虽然以携带的核能为动力,却需要定期喂食血液和*液才能持续运转,以表示对神的虔诚。

难怪仿生机器人的消化系统里都是那种东西,吸血树吸取血液,触手吸取*液,却是机器人获取养分的方式。两人都对这设定无语,但更改实在麻烦,还是来一次说走就走的旅行吧。

 

两人倒不急脱衣办事,而是先在驾驶舱里搞明白系统。上次来因为很多资料看不懂,只学会了开启传送和关闭投影。这次有了周泽楷编写的解密程序,详细了解机器人的构造不再那么困难。

机器人体型庞大,内部设施十分齐全。两人顺着地图指示,找到了卫生间,另一个祭坛,甚至还有厨房。

厨房里有饮用水,灶台,厨具和餐具。有种用文物吃饭的奢侈感。

至于食材...机器人在海中移动不需要血*媒介,背后的捕鱼器械会自动伸出,捕鱼捞虾割海草,然后养在肚子里,充当储备粮。

 

观察完环境,周泽楷操纵机器人先游了一圈,攒够粮食。回头一看,叶修不知道在鼓捣啥,大功告成地摸出根烟,看了看,又放回烟盒:"可惜海里没有烟啊。这些人也真是,几千年的文明竟然没有烟,难怪灭绝了。"

 

周泽楷一笑。叶修转身招呼他:"小周,来试试这个。"周泽楷走近一看,愣住了。叶修竟然在这么个犄角旮旯弄出个插座。把笔记本电源插上,显示正在充电。叶修挺满意,在对方背上蹭掉手上的灰:"当年核电没白学,用上了。"

吃饱喝足,一切就绪,只欠*液。吃过**甜头的两人哪里还愿意葫芦。一前一后走进祭坛房间,直接躺祭坛上睡觉养精蓄锐,明日再战了

 

先醒来的是周泽楷。他好奇地端详叶修的睡颜,看到叶修发梢黏了片纸屑,伸手想摘掉。叶修恰在这时醒了过来。他慌忙收手,伏倒装睡,有些发热的脸颊贴在祭坛上,一动不动

叶修哪会被拙劣的演技骗过,却故意不说,佯作无事,轻声起身,吧嗒吧嗒走到门口,又蹑手蹑脚走回来。

周泽楷以为叶修出去了,翻身起床,正对上叶修的眼,眼里满是恶作剧的笑意。周泽楷反应很快,也不做作,只点点头,笑了下,仰面躺回祭坛,像只献祭的羔羊。

 

叶修不推脱,俯身吻上对方。唇舌纠缠后,两人的下|身都有了反应,硬硬地抵在一起。叶修放开周泽楷的唇,两人都喘了几秒。叶修问:"开始么?"

"好。"

叶修剥下周泽楷的裤子,而周泽楷解下了叶修的上衣。

周泽楷还要继续扒叶修的裤子,却被叶修握住了要害,手法娴熟地一抹,周泽楷浑身随之一软,手臂落回祭坛。

叶修撩起周泽楷的上衣,胸口两点蓓蕾已然挺立。用牙齿轻轻挑逗着樱红,叶修的手则服侍着周泽楷下面。双重夹击下,周泽楷敏感的身体如雨露沁润的叶片,蜷起以承露。

叶修的唇在周泽楷身上留下一片片花瓣,落樱缤纷,粉红从锁骨蔓延到小腹,如樱雪般轻柔飘落。

叶修漂亮的手指拢着对方的根茎,在他的悉心照料下,根茎挺拔,长高了近一倍,脉络清晰,树干粗壮。

周泽楷舒服得紧,挺腰把根茎又往叶修手里扎了扎,俨然寻求养分的样子。叶修觉得差不多了,便起身取了油膏,细细抹在周泽楷菊花附近。有过一次经验的花朵轻颤着绽放。

 

叶修的手指沿着花径前进,路线早已默记于心。在百花深处,唯有那点风景独好。叶修指尖才按到地方,周泽楷就颤抖着看到了快感交织成的绝美幻境。

在幻境中留连忘返,安静地欣赏绝美的景色。在幻境破碎时,周泽楷迷茫地望向叶修,回答他的是抵在花蕊上的硬物。

叶修的根茎将花径撑开,直捣花心。两人都不由自主地深吸气,为接下来的授粉储备氧气。

叶修的根茎与花蕊高速摩擦,产生的热量扩散开来,蒸得两人浑身燥热,各自都加快了动作。

不知多久过去了,叶修的根茎狠狠擦过花心,周泽楷猛地颤抖,咬牙,下面花蜜喷溅。花蕊随之收拢,有力地裹住入侵的根茎。后者再也坚持不住,也爆了种。

祭坛贪婪地吸收了所有汁液,亮了起来。同时地面一震,机器人按两人预设的程序起飞。祭坛体贴地落下个柔软的罩子,缓冲起飞的压力。

 

保护罩内部贴心地投影了外部影像,方便驾驶者了解动态

叶周两人摸到衣服穿上,其间叶修接过周泽楷默默递过来的拿错的上衣。两人都目不转睛盯着屏幕,身体被起飞的冲力牢牢压在祭坛上。

下方的海面上有几个黑点。周泽楷看了一会儿,突然道;"他们回去了。"

叶修回应:"机器人飞起来,半个岛都没了,多半以为是地震。怕引发海啸,及早回去没什么问题,倒也不算不守信。"

"嗯。"只是这样,他们就必须靠自己回去,不然只能当鲁滨逊了。

温饱、*欲都有保障的两人还不打算考虑这个问题。机器人已接近大气层。投影略去了过于明亮伤眼的部分,显得平乏无趣。之后飞行渐渐平稳,祭坛仍保持着吸附力。保护罩消失。周泽楷小心地离开祭坛站起,然后飘了起来。

刚开始他还无措地摆了下手臂,之后很快找到窍门,攀附墙壁,还顺手拽了叶修一把。

 

飘到驾驶舱,迎面看到的是投影出的高平子环形山。两个科学工作者默契地分工,周泽楷抱着本在编程,而叶修在驾驶舱研究控制阵列。

两人各司其职。到了中午,肚子叫得此起彼伏,只得放下手里的活儿,先弄点饭吃.

厨房管道送了条鱼上来,用刀戳着直接在灶台上烤了。香气四溢。半生不熟,首尾焦黑,还是吃得挺香。周泽楷突然想起什么,起身抱了电脑过来。按了几个键,蓝调悠悠地从喇叭飘出。

国内计算机第一人自己编写的音频软件,与众不同,考虑了喇叭的构造和电路高频失真,直接写到代码里,预平衡,通过麦克反馈做自适应。音质跟听现场似的,特别震撼。

 

一个男中音用诙谐的语调吟唱着:fly me to the moon, and let me play among the stars

Let me see what spring is like, on Jupiterand Mars. In other words, hold my hands. In other words, darling kiss me~

Fill my heart with song and let me thingforever more. You are all my long for, all I worship and adore

In other words, please be true. In otherwords...

叶修按掉笔记本的音响,对着小周做了个口型

周泽楷瞬间手足无措似的,看得叶修想笑。最后竟然用笔记本屏幕遮了脸,在后面鼓捣什么。

他弄完,直接开了音响,里面的歌继续唱着,声音却变成了周泽楷自己的。AI专家名不虚传,连拟声都手到擒来

歌曲刚被叶修按掉的最后一句从喇叭中流淌出来:I  love you

 

在蓝调中干掉了烤鱼,回到驾驶舱,月球近在咫尺。周泽楷突然起身,把叶修往祭坛上拽。叶修各种囧,说:“小周你不会是狼人吧?看到月亮就变身色|狼?”

周泽楷指自己编的程序给他看。他算出了路上所有需要通过做和搞来给飞船补充动力的地方。所以现在该做了。

叶修随手翻了下。这次是为了机器人加速脱离地球,然后穿过小行星带,直奔木星。绕木星一圈,利用引力加速,直接进入冥王星附近的虫洞。

按照行程,做和搞的频率有点不定。比如这次做完,下次是脱离木星时,大约两天后。倒能恢复体力。可接下来一直到虫洞,都再没有外力,全靠机器人自带动力,日程上标记得密密麻麻,看得叶修本来有些硬起来的黄瓜都跟冰箱里放久了似的软缩回去了。

 

这是要变药渣的节奏,不知道这机器人原定是多少驾驶员,反正两个人感觉真有点吃力。

叶修想了想,又去拿黄瓜保鲜膜。攒点黄瓜水,等需要的时候用,不知道行不行。希望这机器人不挑食,吃过期食品也不得病。

两人飘过浴室,叶修拉着门把手,拽了下周泽楷,双双飘进浴室。

浴室里面带有重力模拟,飘进不远,两人都落回地上。叶修三下两除二脱下衣服,扔到一旁的架子下面,周泽楷也不甘示弱,赤|裸着站在墙边,头却低着,专心盯着地板。

叶修按下开关,水流从天花板喷出,又顺槽流入地板下面的管道。被水一浇,瞬间有点凉。叶修早有心理准备,而周泽楷则轻抖了一下,随后一双手臂从后面环住了他。暖意从接触的地方弥漫开来,水雾笼罩着两人的身影。

 

叶修舔|吻着周泽楷后颈的小小凹陷,后者的头低得更深,把线条优美的颈拉成了弧。而叶修的唇舌如切线,在擦过的那点留下一枚印记。

周泽楷大概低头久了,脖子有些酸,扭头,无声地盯着叶修在他胸前的手。后者揉搓着光泽红润的迷你番茄,水光流转。

洗完番茄洗黄瓜,洗完黄瓜洗菊花。里里外外洗了一圈,两人都是脸红心跳,只可惜要提供动力,终究还是要去祭坛。周泽楷匆匆关上水流开关,跟着叶修进入祭坛房间。

 

这时他们才发现大概磨蹭得太久,洗澡又消耗了一些能量,祭坛竟然也无法维持重力模拟,两人飘在祭坛上,有点狼狈。

要用黄瓜戳洞,首先得找个借力的地方。周泽楷还在东张西望观察地形,叶修已抓住他的双手腕,并拢,用衣服缠了缠,挂在天花板垂下的钩子上。

突然被束缚住,周泽楷下意识抬腿就踹,却被叶修飘着闪过,后者反擒住他的大腿,捞住一旁飘着的周泽楷的衣服,把他的腿也绑到墙上的扶手上。

周泽楷明白叶修没有恶意,只是为了找着力点。但被这样绑着,动弹不得,心里还是很羞。这样的姿势,连低头都难。叶修体贴地用衣服的袖子蒙上他的眼,温言道:"别怕,不会弄疼你。"

 

眼睛被蒙住,听觉和触觉都变得灵敏。周泽楷能察觉叶修抚着他身体的每一个细微的动作,能听到叶修挤出润滑液的声音,青葱一般的手指带着润滑,不由分说地挤进来,低低的摩擦和水声。

被入侵的感觉并不舒服,他挣了一下,随即感到一只熟悉的手捉住了他的下颌,柔软的触感掠过唇,滑到耳边:"小周,二的十次方是多少?"

周泽楷蒙着眼,话还是能说的。几秒后答道"一零二四。"

"二十次方呢?"

问答间,周教授的注意力集中到数学上,几乎没察觉下面的手指悄悄增加到了三根。

叶修的战术大获成功,乘胜追击,直捣敌后。周泽楷满脑子的加减乘除,被突袭一下子清空,茫然地呻|吟了一声。

叶修有意放缓节奏,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甜美的那点。快|感强烈时,强烈得周泽楷想拧身逃开,爽得眼前发黑。动作舒缓时,又舒缓得他有些空虚,忍不住顶胯寻求更多抚慰。

无论是接受或拒绝的动作,都被绑着他的衣物阻碍。周泽楷纠结地咬着嘴唇,不知因为固执还是害羞,低头闷哼,却不肯说话。

叶修好胜心起,闲着的手改去照顾周泽楷的黄瓜,把根黄瓜擦得硬挺修长,黏糊糊地沁出些液体。

"唔..."周泽楷挤出声喘息,生生被遏制住,听着像被掐了脖子,实际是叶修捏住了黄瓜的脖子,阻止释放。

周泽楷不笨,想想就明白,却说不出口。

叶修逗他:"求我啊。"

周泽楷犹豫片刻,下定决心,简单两个字:"求你。"

 

打破僵局,叶修也不好继续玩下去,把套带上,黄瓜进洞。

河蟹运动后,他将套子里收集到的黄瓜水小心地抹到祭坛上

重获动力,重力模拟系统开启,两人缓缓落回祭坛,可不见机体加速

保护罩也落下,里面出现文字,叶修取了周泽楷的笔记本来翻译,翻译结果让两人差点以为程序BUG。

机器人表示,这个口味吃腻了,想换个口味。

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叶修把自己套子里收集的黄瓜水抹了点上去。机体随即震动,开始加速冲往木星。

"没办法,看来吃准我了。以前不知道我还有这个特长诶。"叶修摊手道。周泽楷笑了笑,把衣服抱过来开始穿,没有说话。

 

机器人补充完动力,加速冲往木星。叶周二人照常作息,该吃吃,该睡睡,该看PAPER看PAPER。吃饭时会说两句,看PAPER时有FLY ME TO THE MOON背景音乐,两人厨艺均有长进,大概跟没带多少泡面也有关。

机器人冲进小行星带时,叶修刚看完一篇PAPER,没到饭点。他与周泽楷对望一眼,关掉了内部光源。外面的情形投射在驾驶舱的屏幕上

数不清的星体迎面而来,又擦肩而过。它们也许是发着光的。可多少这样的小行星,也比不上驾驶舱里另一人带来的温暖。他们的手握在一起,十指交叉。太空中即使有比对方温暖的星,也没有这样的柔软触感,和触手可及的安心。

穿过小行星带,木星出现在遥远的视线尽头。这个庞然大物带着卫星迎接了两位旅客。同时,这也是个提醒,经过几天的休整,机器人又濒临动力危机。

 

机器人进入环木轨道。木星是太阳系几大行星中最大的一个,拥有六十多个卫星。表面气流变化万千,形成很多奇妙的景色。机器人绕木星飞行。驾驶舱中看到木星表面白色的雾气缭绕。叶修听到周泽楷的电脑发出催促,若不在一天内完成动力补充,机器人很可能会坠毁进去。

他看到周泽楷点点头,两人都开始脱衣服。屏幕上飘逸的雾气,让人觉得有些凉。叶修把衣服垫在地上,躺下去,还挺舒服。于是拍拍胯:"年纪大了,搞这么频繁,体力跟不上。还是让年轻人来吧。"

周泽楷愣了一下,脱裤子的手僵在半空。又听叶修续道:"别不好意思,我不看,你自己扩张吧。"说完还真闭上了眼睛。

周泽楷又犹豫了一会儿,才脱下裤子,找出润滑,摸上自己的果蒂,狠狠心,先推了些润滑进去,凉凉的,已有些不好意思。他又不能转身,那样固然看不到叶修,但把后面暴露给对方更羞耻。

低头看祭坛上的纹理,努力不去想后面。手指在果蒂周围按了按,毅然捅了进去。

包裹在果皮里的果肉柔软多汁,他却无心体会,自己扩张的感觉实在有点奇怪。他偷偷抬头看叶修,对方仍闭眼躺着。他松了口气,眼角瞥到什么东西,忙扭头看。屏幕上一只巨大的狰狞的眼睛注视着他们---木星的红斑。

周泽楷略微惊到,手一抖,少了点准头,擦过不知哪个地方,带来鲜明的尖锐快感。

他腿一软,踉跄半步,在这个姿势下艰难地维持了平衡,可呻|吟脱口而出,叫得他自己红了脸。

叶修应声睁眼,一时间周泽楷手足无措,不知道看哪里好,过了几秒却又镇定下来,安静地望着叶修,眼神里千言万语,感情流露。

叶修叹气,从地上坐起来,仰头拉着对方空着的手:"都做过那么多次了,该看的都看过了。还害羞啥啊。"

周泽楷摇摇头,把深入果蒂的手指抽出来。半跪下去,握住叶修的香蕉。叶修摸摸周泽楷的头,后者认真地揉搓香蕉,让它成熟,坚硬起来。

 

当周泽楷把坚挺有弹性的香蕉,套上保鲜膜,对准自己的果蒂时,受惊吓的变成了叶修:"等等,扩张不充分会受伤的。"周泽楷已经毅然坐了下去,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他是有分寸的。尽管艰涩,香蕉还是一点点深入了果蒂。

叶修努力起身,却被周泽楷死死按住,同时周泽楷试着扭了下腰,两人不约而同呻|吟了一声,一个是爽的,一个是疼的。

叶修趁对方疼得脱力,缓缓抽身,同时询问:"知道你害羞,但哪有人害羞到直接骑上来的?"

"...想快点..."周泽楷咬牙,从牙缝里挤出不清不楚的话。

"想快点结束?你质疑我做为男人的能力?"

周泽楷点点头又摇摇头,又点点头,最后觉得怎么都不对,索性低头,僵持。

叶修无奈地笑:"下次不要这样了。我不想看到你受伤。"

周泽楷觉得疼痛都消失了似的,浑身轻飘飘像飘在云端,原来听到情话的感觉这么好。

 

叶修的手指把他拉回地面。足够的润滑,两只手指探入果蒂,按压果肉,把果核按出一块宽敞的空间。随后他将香蕉对准果蒂,再次穿了进去。

周泽楷只觉得下面涨涨的,没有疼痛。

叶修密切观察着他的表情,看起来没事后,便挺腰在果心的甜肉上磨了一下。

"啊..."周泽楷腰一软,险些倒下去。只觉得浑身酸软,却又舒服得无与伦比,他低声呻|吟,不叫出来整个人都会被舒爽的感觉撑爆似的。

叶修欣赏着他的表情,恶作剧似的慢慢磨,小幅度顶弄。周泽楷扭头,又看到了外面像窥看的眼睛一样的木星耀斑,羞耻心起,和叶修较劲似的夹紧大腿,扭腰摆动。

叶修不甘示弱,开始大幅度进出,顶得周泽楷神志模糊,声音都变了调,手无力地撑在体侧,呼吸急促,面色绯红,像刚成熟的莲雾。

 

叶修的香蕉喂饱了周泽楷,机器人补充了动力,加速冲往虫洞。

之后几天,依靠套子里存下的减数分裂细胞,两人没再做,机器人的动力也维持到了冥王星。

冥王星是个双星(注:这是胡扯的,别信)。与它伴生的是个奇小无比的虫洞,不知古代文明的人是怎么发现的。穿出虫洞,机器人出现在距离地球十分遥远的星系中。

漫天的星星散着温柔的光,像春天的花海,闪烁时如风入花园,群芳摇曳。

 

周泽楷看着叶修眼中倒映的星海,深邃得仿佛整个宇宙。

叶修则出神地注视着无边无际的星团,千万年一直恒久不变的光,穿越时空。他蓦的觉得这光那么眼熟。仔细想想,他想起了周泽楷的眼神,也是这么纯粹,无论经历了什么,都不会改变似的。

机器人穿过虫洞,到达另一个星系。剩余的能量仅够返航,无法更进一步。于是两人原路返回,再次看到那颗湛蓝的星球时,恍若隔世。

 

机器人降落在临海地区,引来渔民围观。两人传送到地面,搭渔船回港,随后买机票回家。

实际情况是,两人在机场就被记者们围堵了。不提驾驶巨大机器人出现的事情,也不提进入空管区自动防御系统竟然没被惊动,单说这两人,已足够份量让最有资历的记者纷纷出动。

天上一日,地上一年。机器人平均速度虽然没有那么夸张,地球上却也是十几年过去了。消失了十几年的中科院著名研究员,当代达芬奇,叶修神奇出现,迅速占领了所有报刊杂志的头版头条。

之前船长报告两人家里和单位,两人因海底地震而失踪,凶多吉少。加上两人消失,这基本成了定论,两人职位都视为空缺,补了新人,财产也按法律规定处理殆尽。两人这一回来,麻烦事无数。单跑派出所重新注册户口簿身份证就耗去不少时间,为了方便索性注到了同一个户口簿下。

两人的亲朋好友初时罕能接受他俩归来的事实,更有甚者视二人为鬼魅,散布"哪有人十几年都不老,肯定是鬼"的言论。

叶修固然不在乎流言蜚语,周泽楷则是个宅男,在电脑前编程一编就是一天。与机器交流的快乐,仅次于与叶修交流,远高于应对亲朋好友的琐碎。

 

鉴于两人的重大发现,衣食暂时无忧,国家还加派人手保护两人,唯恐超前科技为他国所获。

严密的看管阻挡不住自由的心。一个清冷的早晨,监视人员发现目标有些异样,以查水表为借口,突入查看。屋里空无一人,全息投影嗡嗡地维持假象。

周泽楷编写的程序破开所有阻碍。此时他开着跑车,飞驰在荒废已久的省道上。叶修检查背包里的补给,并指挥对方绕过可能设伏的路段。

他们在星际旅行中发现了新的课题,本着科学精神,前往探索。

[全文完]



评论(10)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