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探索与发现8

*在叶周组的每日评书连载<探索与发现>(不对
*有点你懂,打了码,完整版等下次更新一起丢邮箱(。
*语死早,OOC,没逻辑。白开水文风,小学生文笔,有梗有设定没细节
*我是文盲,欢迎纠错

<列子•汤问>:翌日偃师谒见王。王荐之,曰:“若与偕来者何人邪?”对曰:“臣之所造能倡者。”穆王惊视之,趋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领其颅,则歌合律;捧其手,则舞应节。千变万化,惟意所适。王以为实人也,与盛姬内御并观之。技将终,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

大厅中那人道出个惊天秘密。原来他并非人类,而是个木偶。他的主人早已去世。他在秦楚游荡几百年后,因为能量不足需要回家补充,驾驶飞行器回到故乡
叶修听他滔滔不绝,偷偷把手伸到背后给周泽楷打手势。两人用的手势很精巧,能表达复杂的含义。
叶修漂亮的手指在空气中勾画,竟也是长篇大论:"肌肤若冰雪,淖约若处子,不食五谷,吸风饮露,乘云气,御飞龙,而游乎四海之外"
周泽楷看着那个侃侃而谈的机器人,忍不住扭头笑了。没想到庄子心中的"完美人类"竟然是个机器人,不需要吃饭是因为另有能量来源。而所谓鲲鹏则是个巨大的海陆两用飞行器。不过也难怪,古时人确实无法理解这些超前科技吧
他笑够了,重新开始好奇地端详这个机器人。之前从仿生机器人就能看出这个文明对制作机器人有极高的技术。而这个肖似人类的木偶还是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虽说图灵早就建立了机器模拟人类的理论,人工智能仍停留在模拟机器的水平上,距离人类甚远
周泽楷的研究领域也包括人工智能,甚至有人笑说他造的机器人都比他能说。正因为专业,他才深知这个木偶身上的科技有多么超前。他简直想拆开木偶看个究竟

这么一想就明白了,之前那些追杀他们的怪也是机器人,摘脑袋大概是区分木偶和人类的窍门。可机器人为什么要追杀人类?这遗迹里还有活人么?
这点叶修也想到了,可那机器人说得正起劲,叶修用枪管戳了几下都没能打断他的话,像个自带霸体状态的话痨。两人无奈,只得硬着头皮听下去
木偶大概是几千年没说话憋的,一说起来如黄河之水飞流直下。他回到故乡,和机器人同胞们会合,本以为就从此过上平静生活。不料刚统一中原的秦王听说了他长生不老的传说,派人来寻找仙药。
叶周两人又不约而同地笑,机器人当然长生不老,哪有什么仙药。却又想起鲲鹏飞行器旁那几具画风不同的骨骼,确实身上的饰物像秦朝所制。对机器人所言多信了两分

找到这里的徐福一行人被机器人袭击。偃师所造的这个木偶因为在秦楚居住百年,对这些秦国人颇为亲切,不惜与故乡人为敌,出手相救,却也只救下一人
那人迅速返航,再没有回来。听到这里,叶修恍然。看来<桃花源记>是这个人带回的故事。而武陵大约不是地名,而是指秦始皇。秦无谥号,但秦始皇征伐无数,无疑当得起武帝这一名号。武陵就是暗示秦朝往事吧

这个木偶因此被其他机器人视为敌人,不得不以寡敌众。他被迫拿出了主人生前的研究成果:太极锁
首先,为了防止再有人误入,他将先人制作的圣殿开到入口,挡住进来的路,然后用太极锁住,没血没精的机器人就无法挪开这个障碍。
周泽楷一肚子的槽不知从何吐起,茫然地张嘴又合上。那个诡异的仿生机器人居然是圣殿,这些人到底信仰些什么啊

然后他开启地磁干扰,进一步减少误入可能。又用血锁关掉鲲鹏,退守祭坛。这才在机器人的围攻下保住性命。可他自己也是个没血的机器人,倒更像画地为牢,把自己关在了祭坛。好在附近有仓库,可以替换零件,补充能源,才苟活至今
总算结束一个段落,叶修见缝插针,提问犀利。机器人为什么要追杀人类?祭坛和圣殿是干什么用的?怎么才能离开这里?
木偶的回答是三个干脆的不知,听起来像机括坏了的声音。
叶修不客气地敲敲它的脑袋,问怎么可能不知道。
机器人回答这些都是它被造出来之前的事情。详细在祭坛里应该有,但祭坛被血锁关着,它也进不去
叶周两人谢过木偶,向祭坛进发。和之前一样,抹血后门变透明,两人穿了进去。

身后的门关上,再无退路。
刚走进房间,叶修就下意识回头看了周泽楷一眼,不出所料看到后者低头盯着脚尖,目不斜视地往前大步走着,泛着红晕的脸颊出卖了周泽楷心里的窘迫
所谓的祭坛,比之前仿生机器人的驾驶舱还不可直视。墙上满是壁画,各种交|合姿态,壁画中的人神情各异,却都是享受愉悦的样子。不知何处吹来的风穿过屋顶的结构,风声隐约,奏出个呻|吟的调子,婉转回荡
整个房间除去四壁,便只有中央一个圆型的祭坛。材质柔软,微微生暖,躺上去颇舒服,也不知是什么材料做的

叶修用手按了按,坐上祭坛。实在太舒服,索性躺了下去。这一躺才发现屋顶另有玄机
屋顶的壁画与墙上的不同。若说墙上的画是描绘过程,那天花板上的画就是描绘结果。两个面目模糊的人似乎刚结束云|雨,拉着手躺在祭坛上,而祭坛中放出光芒,像要赐福于他们

叶修招呼周泽楷过来一起看。周泽楷犹豫了一下。
"怕啥?又不是第一次。"
周泽楷咬牙,垂头走过来,躺到叶修旁边
"真挺舒服的。看起来这里也挺安全,睡一会儿吧。"
周泽楷愣了。
再等一会儿,身边传来匀净的呼吸声-----叶修竟然睡着了

周泽楷轻轻起身,从背包里翻出毯子盖在对方身上。叶修一睡,他对某些画面的心理负担也没了,不用担心对方发现自己硬|了,反倒站起身环顾四周
壁画描绘生动,其中有几幅与众不同。像是长者在指导年轻人。年轻人想用手解决,长老的手势和表情很严厉。之后年轻人和伴儿一起解决,长老仍作出各种手势,意思似乎是不要用手
他揣摩了一会儿,大概明白了那长者的意思。***是神圣的,手是肮脏的,**是要献给神的,所以不可以用手来完成这一过程

实际上,不止是手,连用嘴都被禁止了的样子。他脑补了一下接下来可能发生的事,被自己的想法囧到,暗自告诫自己不要乱想,于是躺到叶修旁边,数着叶修的头发,睡意袭来,昏昏沉沉也睡了过去

[有缘再会的待续]

评论(1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