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探索与发现2

*在叶周组的每日评书连载<探索与发现>(不对
*chu|手 醒目!请注意避雷。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这里只放删节版。想要完整版(只多了五百字左右)请在下次更新后私敲(汗,完整版现在还没整理出来
*同样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chu|手一律用*手代替,请自行替换,谢谢(瀑布汗
*删节导致部分段落比较生硬,请谅解
*语死早,OOC,没逻辑。白开水文风,小学生文笔,有梗有设定没细节

周泽楷被*手紧紧绑着四肢吊在半空,叶修试图营救但没有武器,也够不到他
周泽楷丝毫没有放弃,努力掰回手臂,艰难地去够衣兜里的刀具。一寸一寸地靠近,他的手腕上勒出了深痕。这些*手材质诡异,不像藤蔓的粗糙,表面光滑,却韧性极佳,灵活得像有生命似的

刚刚小周跑到安全的地方,总算松了口气。就这放松的一刹那,被*手逮到了破绽,绕着肩牢牢缠了一圈,无声无息地把他拽了起来

叶修在下面看到*手们肆意妄为,心跳加速,忙点了根烟镇定心神,同时借火光观察左右
这里的墙壁不再光滑,呈弧状弯曲,收束于顶上,像个隧道。可以攀爬,但很耗体力。
叶修掏出瑞士军刀,拧成锤子,用力砸下去。"咣!"巨响回荡,余音袅袅。墙壁上除了个不显眼的白印,什么都没留下。看来这里的材质和建筑其他地方区别不大。想破坏,凭手头的工具基本不可能

即使被*手堵着耳朵,周泽楷还是听到了敲击墙壁的声音。叶修察觉到周泽楷又挣扎起来,但限于*手的捆绑,成效近乎为零。
不对,在忽明忽暗的洞顶,他隐约看到周泽楷的手比划着什么
叶修迅速反应过来,看准时机,把手中的锤子丢了过去。周泽楷的手有节奏地一张一合,而叶修心算的角度力度都十分准确,锤柄砸在周泽楷的手心,随后被稳稳握住
虽然周泽楷听不到也看不到,身体活动受限,两人还是完成了这一配合

*手的活动没有被锤击墙壁影响,依旧在小周身上肆虐。
小周只觉浑身酥痒,应接不暇,脑海仅剩一点清明,死死攥着手中的锤子
视力和听力受限把触觉无限放大。他狠狠咬着嘴里的*手,喉间还是止不住的呜咽。

听到周泽楷的低吟,叶修都有点口干舌燥。他的视线越过对方,落在洞顶的*手根部。盘根错节的*手纠缠在一起,几个庞大的结点连接着它们,并输送液体
这时他看到周泽楷突然收回了手臂。猜想大概伸出的*手越多,控制力越差,以至于让周泽楷得到了一点自主权。
周泽楷单手迅速地把军刀的刃拧出来,翻腕刺入了捆着他手的那根*手顶端的开口
一股液体从开口喷出,那*手被划开。原来*手不是不能破坏,只是要从内部下刀才行

周泽楷的刀顺着这根*手一路向上,滑进了离他最近的节点。刀尖抖了抖,停了下来。他身上的*手变本加厉地在找回场子,攻击频率蓦的提高了一倍,而力度也强了不少。他浑身一软,险些把刀扔下去
他咬牙,浑身绷得像弓弦,手抖个不停,挣扎着划开结点,继续前进

叶修在下方看得清楚,周泽楷的刀沿*手组成的复杂网络遍历,当刀回到那个已毁坏的结点时,结点原地转了一圈,长回原样。
叶修大概猜到了这些*手的解法。而周泽楷也感到刀上压力加重,明白那破坏的结点重生了,收刀戳上在耳后挠个不停,把他耳垂都挠到红得发烫的两只小*手,解放了听力。他听到的第一个声音是叶修的呼唤:"小周,弗罗莱算法!"

周泽楷挑落耳边两个*手后,把刀反着插进蒙眼的*手,用力往外一挑,刀刃承受不了这么大的力,崩了个口,仍没有割断韧性极佳的*手。所以废掉*手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顶端的开口,顺着划上去。

叶修看出了周泽楷的处境不利,提示道:"先别割左手,会变倒吊。割左脚!"
周泽楷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就不太能思考。索性按叶修的指示,把刀尖捅进了缠着左脚腕的*手口中
叶修一不做二不休开始全程指导:"左边!右边!"
周泽楷的刀跟随指令划入一个个结点。不久他欣慰地发现对方的动作比他指导的还快了几分

从之前的案例来看,刀经过一个结点的次数是偶数时,结点会重生。因此要彻底破坏*手,必须要不重复地沿网络经由所有结点,且每个结点只经过一次
这个可以简化为所谓一笔画问题。而公认的解就是弗罗莱算法,通过试探一个结点伸出的*手来确定这条*手是否在一笔画的路径上

周泽楷的手快速执行着算法,身体却越绷越紧,濒临爆发。千钧一发之际,刀尖划过最后一个结点,所有*手像断电似的停止了动作

周泽楷沿着无力垂落的*手滑下,回到地上。低头看着脚尖,整理好衣服:"...谢谢。"
叶修摆摆手,取下烟正要说什么,隧道突然开始地震。整条甬道像蛇一样扭曲起来,顶壁带着失去活力的*手压下来

两人深知此处不可久留,立刻开始前进。
但这段甬道和之前那段一样湿滑蜿蜒,在天摇地动下,两人都不时滑倒,靠着互相拉拽,连滚带爬,狼狈地到达了甬道的出口
手脚并用爬出甬道,叶修转身把体力透支的周泽楷拽出来。两人坐在地上大口喘气,有种死里逃生的释然

这个空间豁然开朗,洞顶比之前高了五倍不止,热浪一阵阵袭来,前方却是个岩浆池,红黑的高温浑浊翻滚着
两人默契地各自观察一边,叶修很快找到了前进的道路,戳了下和他背靠背的周教授:"看那边。"

一排凹陷整齐地竖直排列,通往顶端的洞口,洞口透着些光。
可是两人此时都精疲力尽,尤其被*手折腾得够呛的周泽楷。虽然他一路没说话,也很少求助,但从他的脸色来看,叶修觉得继续前进不乐观。就算是叶修自己,此时的体力也不足以坚持爬上这近乎垂直的石壁顶端
于是两人稍事休息,分了一根巧克力和最后一点水

周泽楷不想成为累赘,摇摇晃晃站起来,正准备攀上岩壁,被叶修抓住了手
岩浆无声地沸腾着,漫延过来。走势汹汹,迅速挡住了通往凹陷的路
两人没有退路,之前的甬道地势较低,退回甬道只能被岩浆灌顶

[有缘再会的待续]

评论(16)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