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名

没节操星人,什么CP都吃,什么CP都可能写。拉郎无压力,萌点歪到天际,雷点高到KY。最近主叶周。

探索与发现1

*在叶周组的每日评书连载<探索与发现>(不对
*大家都懂的原因,最后部分删了
*语死早,OOC,没逻辑。白开水文风,小学生文笔,有梗有设定没细节

叶修是科学院研究员,研究范围非常广,被称为活着的达芬奇。
这个称号一方面赞誉他什么都懂,研究方向横跨多个领域,另一方面赞扬他大师般的成就开创了一个时代
他手下有很多项目,其中一个项目和L大计算机系合作。而L大计算机系派出了他们最强的力量承担项目------周泽楷教授的实验室

一开始项目按部就班进行,系统顺利地搭起来,开始调试。
这个项目是为了准确预测地震,建立的大规模计算阵列。涉及的知识涵盖地质数学物理气象电子计算机等
系统调试是个漫长的过程,然而调到最后,总有个点明显异常。
异常点在每月例会上引起了全部与会人员的重视。层层排查,结论是要么建模错误,要么这个预测是真的。
但这预测怎么可能是真的?异常点表明有块大陆正在大西洋中浮起...这属于卫星能观测到的,可传回来的图像上只有平静的海面
而建模错误意味着整个系统都失去存在意义,项目失败。

为了确定异常点的状态,项目组决定实地考察。叶修作为项目带头人义不容辞,而周泽楷正好这学期没有教学任务,就被派遣一同前往

叶周二人雇了一条小船,带了足够的补给,就出发了。
在海上飘着的日子很悠闲,经常是两人各捧着一本PAPER,晒着太阳,晒到有肉香了才想起来撑伞抹防晒油
早上的娱乐活动是钓鱼。有次周泽楷钓到条大的,差点被鱼拽下船,多亏叶修喊来了船员,才把鱼拽上来。

悠闲的日子好景不长,在他们接近异常点海域时,罗盘的指针开始出现诡异的偏转
叶修表示这种偏转应该是地磁异常造成的,而根据他上一个项目的研究成果,可以准确恢复出正确指向。
他在周泽楷的帮助下推出了正确的方位,但船员知识水平有限,两人又都不会航海的黑话,最终虽然计算结果正确,但执行不力,航向偏转到未知海域

次日,GPS信号被不明原因屏蔽,卫星信号全面截断。连天空都乌云密布,不给海上的人通过星盘判断位置的可能
船长下令暂停一切行动,等太阳出来认明方向再出发
是夜海浪汹涌,雷电交加,海水过深,无法下锚。周泽楷顶着风雨趴在栏杆上远望,被叶修强行抓回房间,一分钟后,落雷劈断了桅杆
这下谁也不敢冒着被劈的风险出门,周泽楷挺不好意思,却也只能留宿叶修的房间
他努力向叶修解释他看到天边有道白光。叶修安慰他可能是地磁异常造成的霞光。
叶周两人睡在仅有的一张床上,盖着同一张被子。小周还在努力组织语言,形容那道光,却听到身边均匀的呼吸声-----叶修已经坦然睡着了。小周咬咬牙,暂时放弃想不明白的事,也睡过去了

第二天的阳光在大家的企盼中到来。
叶修和小周从房间出来时,看到了一片树林。
船长及时出现,解释说昨晚的浪把船推了很远,竟然推到了这片陆地旁边(要知道,之前还是水深得无法下锚

船体损毁严重,动力系统被雷劈中,暂时无法远航。
但最不可思议的是,他们之前所在的海域是一片白地,附近没有任何岛屿。按照风浪的推力,无论如何不可能靠上陆地
叶周二人研究了一下海图,讨论结果是,这片陆地就是那系统中的异常点

既然歪打正着到了目的地,两人立刻着手开始测量,验证模型输出
这片陆地面积辽阔,一眼望不到边际。上面植被丰厚,甚至有几棵果树。
周泽楷好奇地走到树下观察果子,结果突然消失。叶修吓了一跳,走近想看他是不是掉到坑里了,谁知刚走到离树几步的位置,一股巨大的力量罩住了他
眼前场景飞速变换,最终稳定下来时,叶修和周泽楷面前出现了一座巨大的建筑物。
建筑物四周均是石壁,高达数百米。两人尝试攀爬,光滑的石壁没有落脚点,随身刀具也无法挖出足够的凹陷。唯一的路就是进里面去探个究竟。

两人的通讯器失去了信号,求救基本没可能了。周泽楷简单地重新编程把通信器改装成对讲机
建筑物只有一个入口,于是两人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然而里面的空间却和外表不成比例,狭窄的甬道湿漉漉的淌着不知哪里来的水,光源来自头顶,不算亮,只能勉强看清四周。
两人对视一眼,摸索着前行,道路只有一条。叶修还有心情说笑:"能看清么?看不清我有打火机。"

周泽楷停下脚步,好像在思考什么。叶修也跟着停下,望向对方盯着的那片墙壁,看起来没什么异常。
但他知道周泽楷大概看出了什么,于是伸手摸上石壁。
凹凸不平的表面滑腻腻的。他摸了一会儿,摸到了一个小孔。水应该就是从小孔里渗出的。
"菲波那切。"周泽楷低声道,像一句咒语。
叶修猜着小周的意思,继续摸索。
周泽楷比他高三公分,这样摸壁前行时手接触的地方也比他扶的要高。他抬高手臂,向上探去,这次他摸到了一排和刚才一样的小孔。

"两个。"周泽楷指了指左侧的一处。而叶修手下这排小孔是三个。
这下他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往右摸,果然出现了一排五个

菲波那切数列,每个数字都是前两个数字之和。这么说来,这甬道果然不是天然形成,而是人造的了。
"猜谜还挑身高,看来这房子挺喜欢你。"叶修的手举了一会儿有点累,就放下来,继续前行。周泽楷跟在他后面,笑了笑,没接话,只是时不时报个数字出来。
89,144,233...小孔的数量快速增长,连叶修都能摸到一些了。他不知道对方是真数了,还是只是按照数列项数在报,不过做算法的人有特别的数数方法也是可能的。
当周泽楷报到10946时,整面墙都坑坑洼洼的,而道路似乎到了尽头,死胡同。

叶修打亮火机,点了根烟,微弱的光照亮尽头的墙壁
一道凹槽横贯中央,里面嵌着个石子。周泽楷拨了下石子,狭窄的空间突然响起淙淙的水声
所有小孔都像被捅漏了似的,开始喷水。地上迅速涨起的水面让两人顿感不妙
踩着水,原路返回,入口果然关住了。而水源源不断地喷洒,不用多久就可以淹没两人
两人分头查看,除了那凹槽再无线索。而将石子左右滑动,水势毫无变化

"所以唯一的已知就是菲波那切。这个凹槽应该是个锁。只要能开启,就能把水泄出去。"叶修靠着尽头的石壁分析
石子在凹槽里只能左右滑动,也就是说,解锁的办法很有可能是"正确的位置",而这个位置的精度要求很高,以致于随便滑动没有影响

叶周二人的脑子都转得快极,不多时,两人同时脱口而出,一个说"黄金分割",一个说"尺规作图"
菲波那切数列的一个特点是,前一项和后一项的比例收敛于黄金比例值。这个值是无理数,也即无限不循环小数,通常近似为0.618。以这个比例分割的物体,看起来最为赏心悦目。此外这个值还有很多好的性质,不过叶周二人没空多想,当务之急是在水漫过顶前找到凹槽的分割点

且不说两人身上没什么有刻度的东西,就算有尺子也量不出无理数。只能用尺规作图了。
叶修用烟尾在石壁上一划,留下一道白痕,倒可以当笔。只是到哪里去找尺规呢?
他眼角余光瞥见周泽楷麻利地解下皮带,初时后退半步,想要不要转身回避,看到周泽楷无辜的眼神迅速明白过来。
周泽楷还是有些害羞的,把皮带按在石壁上,再不好意思看叶修。皮带绷直正好当直尺用,而按住一头旋转则可充当圆规。
水势上涨,两人丝毫不乱,有条不紊地完成作图,把石子拨到正确的位置。此时水已漫至腰际。叶修又笑道:"这房子果然喜欢你。要淹也是先淹没我。"
周泽楷心生敬佩,如此生死关头还有心情开玩笑,不愧是叶修前辈。他比叶修晚几年,出任教职时叶修早已如日中天。之前以为这样的大牌研究员必是居功自傲,接触后才发现叶修竟是这么个平易近人的性格,只是太过专注研究,难免给外人留下冷高学究印象

石子背后大约有个石片,拨到正确位置后,后面松动,叶修略用力就把石子整个按进了凹槽。接着轰隆声响,整面石壁缓缓升起,水流争先恐后从下面的缝隙钻过,水位飞速下降,终于恢复初态

周泽楷连忙系回皮带。本来水浸湿的裤子就比平时重,他又要协助叶修作图,分不出手提裤子,此时裤子已经滑下一半,全靠腿夹着才没掉地上
之前下半身都泡在水下还不觉得,水一退,大腿一凉,周泽楷的脸都红了。
而叶修不动声色地望向前方。甬道比先前的一段窄了不少,蜿蜒向上,不知通往哪里
仍然只有一条路。叶修敲了敲墙壁,从声音来判断,墙壁后面是空的,但墙壁硬度堪比花岗岩,想破墙拆迁希望不大

于是明知山有虎,也只能往虎山行的两人继续前进。这段路比先前的甬道崎岖得多,狭窄处要蜷着身子才能挤过去。而且忽上忽下,坡度多变。两人互相扶持,待得到达个平台,均是狼狈不堪
看到休息处,有些放松的精神在看清那平台时瞬间绷紧。一排枝干张牙舞爪的怪树在微光下通体泛着血红

叶修拍了拍周泽楷绷紧的肩背:"颜色只是三价铁离子含量比较高罢了。说不定能挖出个铁矿呢。"
周泽楷笑了下,仍然望着那些树。
绕过去不太可能,要继续前进必须要走到树林中。他心中充满戒备。

叶修从背包里掏出块石头,本打算带回国分析这块海中大陆岩石成分的标本。眼下也只好丢出去,正好减轻负重。之前一路艰难都没扔,就是想着之后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石头落在树根处。啪的一声响,在甬道中激起层层回声
周泽楷上前一步,认真地端详石头砸到的地方。树干好像抽搐了下。但石头静静地躺在地上,仿佛在说这里没有危险
他犹豫了一下要走上去,叶修却比他快一步拦在前面。

"等一下。"叶修的话音未落,地上猛地钻出两条血红色的根须,缠住了叶修的小腿
叶周两人的衣裤都湿透了,方才为了穿过复杂地形,都把衣袖和裤脚卷起,方便行动
此时根须直接贴在裸露的肌肤上,叶修只觉一阵刺痛,血液从怪树戳出的伤口流出,被根须贪婪地吸取
寒光一闪,周泽楷果断抽出随身刀具,对着邪恶的植物剁了下去
血花四溅,这次两人都看到那些树抖了抖,更多的根须破土而出。两人连退几步,却挡不住那些根须咄咄逼人地伸展过来

叶修掏出打火机:"我喊一二三,一起冲过去。"
周泽楷点点头,劈断缠上来的枝杈,砍出个冲锋的空间
毕竟是植物,被点燃后立刻烧了起来,火炬似的颇为壮观。怪树在火中扭曲着。然而燃烧也在消耗着狭窄空间的氧气。这似乎早在叶修的计算中。他看着火势,看似漫不经心地数着:"一,二,三!"
两人同时起跑,速度说不上快,但都干脆利落。之前湿透的衣服帮了大忙,脱离火海后不仅没被烧伤,衣服和鞋子也干得差不多了。

叶修转身想拍拍周泽楷的肩,夸他干得不错,刚才清出的路角度很好,却拍了个空。

[有缘再会的待续]





评论(19)

热度(53)